G.W

我只是路人,匆匆而已

穿越时空找到你 8.聚餐。

*失踪人口回归
*给我往死里虐!

正文:
宁静的下午,天空灰蒙蒙的,像是黑色的墨水打翻在云彩上般散开了。

城田真昼正在书桌前默默的读书,与其说是读书,不如说是转移注意力,忘掉疼痛。

他知道自己得病越来越严重了,最近一直在咳血,满嘴的血腥让他反胃地想吐,可又吐不出来任何东西。

他最近一直没怎么好好吃饭了,

因为……无论吃什么,都会有一股血腥味,反胃的要死,吃下去就会吐出来,还不如不吃更好受一些。

‘啧……又来了……’一阵又一阵的疼痛感袭击了真昼的大脑,他不禁用手指使劲按压太阳穴。

“铃铃铃铃……铃铃铃铃……”客厅里传来电话铃声。

“小黑,接下电话……”

趴在电视机前的猫咪化作人形,嘟囔了一句“麻烦死了……”,便走向响个不停的电话。

“喂?是怠惰哥哥吗?”电话那头传来Hyde的声音。

“在这么美好懒散的下午打电话来……有什么要事么?”

“啊,怠惰哥哥,下午傲慢他们说要去聚餐,你要不要去?”

“聚餐吗……”讲到这里,小黑转眼看了下真昼,停顿了下说“这……”

“哥哥,”Hyde变着声调说,“咱们好久没有吃过饭了吧,聚一下吧。”

真昼放下了手里的书,叹了口气,说:“小黑,去吧,和大家聚聚也好,最近一直没怎么见面。”

“可……你…你的身体不是……”

“怠惰哥哥来吧,你看。真昼都这么说了。”

“唔……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傍晚,马路上熙熙攘攘的人,车辆川流不息,一片灯火辉煌,真昼来到了聚餐的家庭餐馆。

在靠窗地方他一眼就看到了御园和莉莉他们,大家有说有笑,很是热闹。

“真昼大哥,这里。”铁站起来,挥了挥手,示意他过来。

御园看到真昼,停止了吵闹,一瞬间,笑容消失在脸上。

“呦……大家,好久不见。”真昼坐到了御园对面,一一和大家打招呼。

“御园,好久不见……”真昼尴尬的笑了笑,对御园招了招手。

“哦,好久不见。”

场面瞬间冷了,寂静了好久,真昼慌慌张张的把背包里得小黑叫醒,让除了御园和莉莉的人都去买饮料了。

又是一片寂静,真昼似乎能听到他自己的心跳。

“你啊。”御园先发话了,“不是说让你好好在家静养吗?这么冷的天出来做什么?!!!”

“我……出来陪小黑聚餐……”真昼有些心虚地看向窗外。

“哈?就为了那只黑猫?!他多大你不知道?!!还需要你陪?!”御园气的直接狠狠拍了一下桌子,发出一声巨响。

“我……”

“我有没有说过你的病很严重?!你为什么不听呢?!我……很担心你啊!”御园叹了口气,喝了一口水,似乎冷静下来了。

莉莉拍了拍御园的肩,安慰说:“唉,不就一晚上吗?不会出什么事的啦。大不了我们待会把城田送回去。对吧,真昼。”

真昼这才缓过来,应答道:“嗯嗯,不会怎样的啦,我现在身体也还好啊!”

“唉……”,御园看向外面一片灯火阑珊,“但愿吧。”

穿越时空找到你 7.告白(别看成甜饼)

*虐虐虐!
*有一种向前叫做《吸血鬼仆人》
*祝自己生日快乐!
正文:

从去御园家那天过后,已经过去了两个月,事件眨眼而过,转眼已到了秋季。似火的枫叶随风舞动,平静的水面被微风吹出了波纹。

“呼——”,一片枫叶飘落在真昼头顶,安静地停了下来。“哦呀!”真昼愣了一下,轻轻取下了头顶的红枫叶,“秋天了呢,小黑!”说着,回头看着趴在他肩上的瑟瑟发抖的小黑:
“小黑!你怎么了?!”

小黑使劲往真昼帽子里躲了躲:
“唔……果然合不来啊!……日本的冬天……真冷啊!……啊……啊欠!”说着,就打了个大大的喷嚏。

真昼心疼的看着小黑,把外套拉链拉开,一把把小黑搂在怀里:
“嗯……以后给你披点保暖的衣物吧!”

两个月过去,真昼虽然状态不错,却也是瘦了很多。小黑和其他人当然注意到了,但是真昼却机智的用正在减肥来挡了回去,御园也只有给莉莉说过,所以知道他得了癌症的就只有他,御园和莉莉了。

在这短暂的两个月里,真昼也有流鼻血,还有一次竟然咳嗽了两声,就吐出了一口血!真昼每每在卫生间看到自己有些苍白的脸,就不禁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涌上心头。他不知道那是什么感觉,后来他明白了,他在担心,他在害怕。

他不怕死……但是,他担心他死了,没人照顾小黑,他怕小黑……会无家可归。

“小黑。”真昼轻轻呼唤着他的servamp的名字。

“……怎么了,真昼。”小黑从他怀里探出头。

“……你说,什么是爱?”

“嗯……‘爱’吗?……我说不太清楚……毕竟,我没爱过任何人……也没被任何人爱过。”

“小黑。”真昼看着他怀里的小黑猫,揉了揉它毛茸茸的头,有些宠溺地说:
“你啊,绝对是因为嫌麻烦,才不爱爱上一个人啊,我不用猜都知道理由。”

小黑没说话,只是往真昼怀里钻了钻,像是在撒娇。真昼看着小黑,笑笑而不语。

良久,真昼轻轻嚅喃了一声“小黑”。

“……干什么……”小黑似乎刚睡醒般抬起头,看着冲他微笑的主人。

只见真昼轻轻动着嘴唇,好像在说什么,却又因突如其来的列车的轰鸣声而什么声音都听不到。

“你说什么……?”小黑有点懵了,挠着头发问真昼。

真昼先是一愣,又是一笑:
“……不,没什么。”

真昼站了起来,看了看远方蓝得要滴出水来的天空,揉了揉小黑的头,不禁笑了。他没有告诉小黑,他对他说【喜欢你】,因为……

【告白就是像电影入场劵,用过就作废,无论是否能被对方听到,都再也鼓不起那样大的勇气再来一次。】

【黑真】【微强欲组】缩水的真昼(七夕甜文……晚了点儿)

*本来想七夕当天写,没写成……
*要开学,又不能写文了……不高兴😠
*在此,提前祝吊戏小天使生日快乐!

正文:
当早上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缝射进小黑的房间时,他竟然奇迹般地醒了!!!

当然……不是他自己醒的→_→,他是被某只小手“啪叽”打到脸上打醒的。

“……好痛……”小黑一脸不情愿的坐了起来,揉着自己被打疼的脸,在被窝里摸索着,想找到那个破坏他美梦的罪魁祸首。

突然,小黑摸到了一只软软的脸,掀开被子一看,只见真昼……不,是缩了水的小真昼穿着过大的白色体恤趴在他的被窝里正睡得香甜。

于是……一头黑线小黑理智的先给所有人打了电话。

当众人来到真昼家,看到萌萌哒的小真昼后,瞬间被圈粉了。

休估计是最高兴的一个了,变成人形跟小真昼比身高:
“哈哈哈,吾辈终于不是最矮的了!”

HYDE无奈地看着休,说:
“傲慢哥哥,你真的好意思和现在看起来只有三岁的真昼比身高……”

吊戏没理还在争论的吸血鬼们,一个大步上前,就把小真昼抱了起来:
“嗯……蛮轻的诶!好可爱啊!像玩具一样呢!小黑,把他送我……”

“不可能,你不要想了……”小黑没听吊戏说完,就毫不留情的否定了。

御国又开始拿着艾贝鲁在小真昼面前卖萌:
“你好啊😊,我是艾贝鲁哦……”

结果小真昼好像不喜欢这一招,根本没理御国。

“你好像被小孩子讨厌了呢!”御园坐在沙发上嘲讽地看着御国,“说起来,真昼这是不认识咱们了吗?”

“嘛……好像是这样的,总之……真昼好像回到了三岁的时候了……”小黑吃着泡面,坐在电视前目不转睛的说。

“哇?!Jeje?!你干什么?!”御国被缠在小真昼身上的Jeje突然变成人形而吓了一跳。

Jeje就这么安心的搂着真昼坐在沙发上,顺便玩弄起真昼的头发,倒是一副美好温馨的画面。

“诶,原来哥哥喜欢小孩子吗?”莉莉有点吃惊的问。

“嗯……小孩子……很听话……”Jeje用那种蚊子般的声音回答了莉莉。

利希特拿着巧克力就想喂给小真昼吃:
“吃吗?这个很甜哦。”

HEDY瞬间炸毛:
“呐,利希特!小孩子不能吃这种东西!还有,为什么你的重心又偏移了!明明我才是你的Servamp啊!”

“吵死了,臭老鼠!”利希特不管三七二十一,直接踢向HYDE……于是,每日数战开始了……

没人注意的时候,小真昼光着脚丫开始在屋子里探险……结过,还没走多远,就被地板缝给“啪叽”一声绊倒了。

豆大的泪珠瞬间就从眼眶里溜了出来,小真昼开始大哭,瞬间全员动援了。

“怠惰哥哥,去哄哄啦!”HYDE推着小黑到真昼跟前。

“为什么……是我哄……好麻烦……”小黑一脸不情愿,想走开不管。到最后还是叹了一口气,抱起了正哭哭啼啼的小真昼,摸了摸他的头,安慰道:
“好了好了,不要哭了,你不是男孩子吗?”

过了不到一分钟,小真昼算是停止了哭泣。在小黑怀里睡着了。

“诶,看不出啊!原来怠惰哥哥还有这种技能?!”

“唔……可能是和真昼学的……”小黑把睡着的真昼轻轻放到自己的床上,看了一眼熟睡的真昼,暗暗的轻笑了一下,不过,谁也没看到……

“铃铃铃……”闹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小黑一伸手就按掉了闹钟。接着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:
“你这个尼特吸血鬼,快起床了!”

小黑明显没缓过来,揉了揉眼睛,看到没有缩水的真昼,吃惊的问:
“唉……真昼你……变回来了?”

真昼有点蒙圈:
“你说什么啊?什么我变回来了?做梦了吗?”说着,用手在围裙上抹了抹,“早饭做好了,赶紧出来吃,要迟到了!”

小黑看着走出去的真昼,轻轻地笑了一下:
“算了这样也挺好的……”






穿越时空找到你 6.御园的担心,真昼的隐瞒

*嗨嗨!这章开虐喽!
*小虐一下哦(´-ω-`)。
*今天早上八点考试,我还在作死(*`へ´*)……(考几何,一次函数,因式分解,分式加上物理……欲哭无泪(´;︵;`))

正文:
真昼醒来时,已是晚上八点多了。白晃晃的灯光有些刺眼,让他下意识的用手遮挡了一下。猛地,手背上传来了一阵阵刺痛,他扭头一看————吊瓶……吊瓶里的葡萄糖正一点一滴的从细长的针头进去到他的体内。他稍稍松了口气,支撑着想要坐起来,这才发现趴在他身上的猫化小黑。

【小黑……呼~,抱歉,让你担心了啊。】

真昼靠着床头小心翼翼的坐了起来,轻轻用手把睡着的小黑抱起来,以免吵醒了他。真昼把小黑慢慢的抱在怀里,用手梳理着他柔软的毛发。

【真是的,明明睡着时这么乖巧安静……跟醒着的时候完全判若两人啊。】

真昼微微一笑,手指轻轻玩弄着小黑的短毛。就在这时,小黑睁开了朦胧的睡眼,打了个大大的哈欠,用小肉爪揉了揉眼,这才看到已经醒来的真昼。

“真昼……已经没事了吗?”

小黑一下子变成人形,趴坐在真昼身上,十分着急的问他。真昼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着急的小黑,不禁吓了一跳。过了许久,才慢慢悠悠的缓过来:

“啊……我没事……”

“呼……太好了……你昏倒后,就从楼梯上摔下来了……我还担心你出了什么事呢……”

小黑松了一口气,刚想从真昼身上下来,身后便传来了熟悉的声音:

“咳嗯……”

莉莉突然出现在他们身后,冲他们微笑着。

小黑慢吞吞的从真昼身上下来,说时块那时迟的,小黑刚从真昼身上下来,御园就破门而入了。

“真昼,我有话想跟你……说……”

瞬间,一片寂静……

“御园……你怎么了?……”真昼看相一脸懵逼的御园。

御园红着脸咳嗽了两声:

“咳嗯……莉莉,你带着黑猫出去一下,我要单独和真昼谈谈。”

莉莉拽着小黑就往外走:

“好啦,我们出去一下吧。”让后“吱”的一声,轻轻关上了门。

见两人走了,御园吐了口气,瞬间变了神色,一脸严肃的问真昼:

“那么,你能给我解释一下吗,城田真昼?”

真昼半知半疑地问:

“御园,你说让我解释……解释什么?”

御园疑惑得问:

“就是你从楼梯上摔下来的事啊?!”

真昼愣了一下,然后满面阳光的回答:

“啊……那个,大概是因为我淋了雨,加上最近太疲劳有点贫血,所以就……”

“啪!”御园脸一黑,双手使劲拍在了桌子上,“……你知道,我不是小孩子,最好别糊弄我!”

真昼停顿了一回,又一脸“不要担心”的说:

“真的没事,别……”

下半句还没说完,御园就深呼吸了一下,把手上一直拿着的白色单子甩在了床上……

真昼愣了一下,低下了头……

“白纸黑字,就在你包的侧兜里,一抖就出来了……你还想说过去吗……?”御园拿起单子,看了又看。然后放下单子,坐在离真昼最近的椅子上,“你知不知道……这样子下去会……”

御园不敢说下去,静静地看着真昼。

“我知道,这样下去我会……死……”

真昼吞吞吐吐的把御园的后半句说了出来,拿过了单子,“但是……就算再怎么努力……活下来的机率……也不会大多少。”

“……所以你就想这么一走了之?”御园走到窗边,拉开窗帘,看着外面还在下雨的黑乎乎的天空,“你……不怕吗?”

真昼叹了口气:
“唉,怕啊?可是……有用吗?……癌症这东西……又不是谁说了算的……。”




跨越时空找到你 5.再次晕倒

*再过几章就要开虐了π_π

正文:
“话说…为啥真昼你们在这里?”御园不解的看着面前淋成落汤鸡的两人

“啊,那个…御园,说来话长。”真昼一边嘀咕着“再不拧干就会感冒”边低头給小黑的衣服拧水。

“总之,我们出门没带伞。能否让我们先换身干净衣服,不然真的会感冒的。”真昼拧完小黑衣服上的水,又开始拧自己衣服上的水,整个衣服湿透了,一拧,衣服上的水就哗啦哗啦的流下来了。

御园无奈的给他们两人拿了两套浴衣让他们先换上再说。

莉莉给两人沏了一壶热茶,安顿在了椅子上。

“真昼,上次听小黑说你发烧了,我没听你说过啊。”御园呡了一口茶,有些担心的问道。

真昼一愣,才缓过来:

“唉?!啊啊,我忘了给你们说了。当时烧得也不严重,就没说…”

“…不严重的话…你还能走不了路吗…?”小黑软绵绵地趴在桌子上,吃着刚从超市买的薯片,懒散的说道。

“哈?!我哪有(⊙o⊙)!?!”真昼差点一口茶喷到御园脸上,脸微红的看着小黑,又看向御园,想要解释。

“…你要是还站得起来的话…我,我干嘛要抱着你→_→…”小黑一脸不情愿的别过了头,安静的吃他的薯片(=_=)

空气瞬间凝固住了五秒…

五秒后,御园“唰”得站了起来,满脸通红,断断续续的指着真昼和小黑说:
“你…你们!你们…”

真昼也因害羞,脸都红到了耳朵根,连忙站起来摇手解释:
“啊啊啊,御园!不是的!不是你想的这样的!我真的只是因为发烧而已啊!”

说完,真昼看向了小黑:
“小黑也是!干嘛要说出来嘛?!”

莉莉也起哄的对小黑说了一句:
“恭喜ヾ ^_^♪”

小黑一脸无奈的看着真昼:你又没说不让说,怪我喽?!

又是有点儿尴尬的寂静…

真昼最先看不下去了,先开了口:
“咳嗯…那个…我去一下洗手间。”说完,快速离开了现场。

一分钟后,真昼终于找到了洗手间。

【原来…御园家的洗手间在二楼拐角,也是够难找的了…】

上完卫生间,真昼感到一阵又一阵难耐的疼痛从头部传来。

【啊…头好痛。啧,不会是…】

说着,他揉了揉自己的头,看了看镜子中脸色有些苍白的自己,不禁皱起了眉毛。

【算了……反正停会儿就好了吧!总之,先回去吧!免得大家担心。】

真昼想着,走出了卫生间,向楼梯口走去。

走到楼梯口,疼痛却更加剧烈了。真昼不得不蹲下来,眉毛皱成了一团,一只手扶着栏杆,另一只使劲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。

【啊,痛痛痛!今天这是怎么了?!】

他正想着,只感觉有什么温热的液体从鼻子里流出来,滴到了楼梯上。

他低头一看,那不是别的,正是自己鲜红的血!

【血?!怎么会……唔……头好痛!】

【啊勒?好累啊……头……好晕……】

真昼眼前一黑,手一松,整个人晕了过去,同时从楼梯上“咚隆咚隆”摔了下去。



跨越时空找到你4.不寻常的定期会议

*宝宝最近没更新,在此道歉。

正文:
“所以说…为什么成了这样?!”真昼看着眼前的聚在自己家里的一堆吵闹的吸血鬼和主人们,不禁满头黑线,“啊啊啊啊啊,为什么会成这样呀!”

回忆:今天是召开定期会议的日子,大家都会去平常会议去的家庭餐厅…明明是这样的…结果真昼和小黑还没出门,就接到了莉莉的电话。

【喂,是真昼君吗?】

【啊,是我。莉莉,怎么突然打电话过来了?】

【嗯…说来话长。我们先到达会议地点了,可是…今天外面下暴雨不是吗,餐厅关门了。】

【诶…不是吧!那…要取消会议吗?】

【咳咳,不。我不准备取消…那个,我想在你家里开定期会议,已经和别的主仆说过了。额…就是这么回事,告诉你一声,就这么说好了哦。挂了,我们马上就到了。】

【唉!!!等等,莉莉!!我…】

真昼刚想说什么,可只能听到电话里传来的嘟嘟声…

然后…就成了现在这副模样。

“莉莉…你每次说‘就这么说好了’…吃亏的总是我呀!”真昼满脸要揍人的表情说。

“哦呀哦呀,反正都来了嘛!”莉莉满面笑容的看着真昼,“再说当时都快到餐厅了,就你家离餐厅最近了呀!不来你家,还要去哪里呀?”

“你…!!”真昼脸上的井字更大了。刚准备说话,就被莉莉推进了客厅里:“好了好了,大家都要开会了。”

“喂,阿铁!吾辈想吃咖喱饭。”休坐在铁的腿上,挥着烟斗喊,“吾辈在来的路上就饿了!”

真昼打开冰箱看了看:
“嗯…今天晚上的话还可以吃一次,不过明天早上就够呛了。小黑,你先做咖喱饭给大家吃吧,也该吃晚饭了。我出去为明天早上买点食材,马上就回来了。”

说完便穿上了鞋,拿着雨伞出去了。

“啊…果然好麻烦😒”小黑一脸不情愿的系上了粉红色的围裙,走到厨房,老老实实地坐起饭来。

“诶*罒▽罒*,话说,哥哥你什么时候会做饭了?”Lawess看着小黑穿上粉色的围裙,一脸吃惊的说,“我可忘不了你原来那个专门吃饭的个性的啊。”

“诶,原来小黑君会做饭呀!跟着真昼太久了,染上人妻属性了吗?”吊戏补充道。

“嗯,不愧是真昼大哥。说起来,休,什么是人妻属性啊?”铁有点傻傻的问休。

休用小烟斗轻轻敲了下铁的脑袋:“铁,那个对你来说不需要知道,你长大就懂了( ̄∀ ̄)。”

小黑没有回头看那热闹的气氛,只是面瘫不改的说了一句:
“如果你们再吵吵的话,我就把咖喱做成超辣口味的。”

御国欠打得拍了拍杰杰的肩膀:“那,到时候我就把所有的咖喱都给杰杰吃好了😁”气得杰杰差点直接拿枪扫射御国,不过毕竟是在别人家里,他想这么做也要忍耐,这也正中了御国的下怀。

“说起来…为什么有一种医院的味道?”御园闻了闻周围空气的味道说。

“你是说84消毒液吗?我也有闻到。”利息特放下宠物游戏,嗅了一下。

“啊,说起来…真昼上周发烧,病好后说怕传染,就一直喷消毒水,不要在意。”小黑盛了一勺咖喱放到小碟中,递给Lawess:“…尝尝吧。”

“哇哦,意外的好喝耶(✪▽✪)!”
“哦,真昼回来了。真昼,快来尝尝你家小黑做的咖喱!超好的😄”
“…真是麻烦啊…”
“嗯…好,总算能喝了。”
“你是讽刺我吗…小真真…”
“哈哈哈,开饭了开饭了!”
(这次的会议,就在一片欢声笑语中结束了。)

接着上次的文章看…哈哈哈,没想到是喜剧结局呀😊

岩今大法好【上】
转载一位大大的文,超棒的!
原来…爷爷比姥爷…要邪恶的多…不不,萤丸才是最大的Boss吧啊😄!
原来…兄弟控的…不只有藤四郎一家和左文字一家…还有这一家啊😊

跨越时空找到你 3.日常…吗?

  过了…一周了吧。真昼的身体终于有了好转,至少体温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。这一周可以就说是真昼最糟糕的一周了…真昼说起来都是泪。

  先是小黑做的饭…实在是不能吃。为什么粥里会有牛奶和带壳的鸡蛋!!!!!“唔…果然还是不能让小黑做饭…不然会死人的!”真昼看向了那个恐怖的锅,不禁打了个冷颤。

【说起来…小黑真的是什么家务都不会呀…】看到阳台上一堆乱摆的衣服和床单,真昼真是满脸黑线了,【真是的!又要重新弄了╮(﹀_﹀)╭】

忽然看到空荡荡的药盒,真昼大吃一惊【原来我生病这么久了吗!药都吃完了!】,想完,轻叹一声,朝沙发上玩游戏的小黑喊了一声:

“小黑我出去买药,你去吗?”

小黑扭头看了看没吃完的零食堆,嘟囔了一句:

“…啊,好麻烦。我的零食还没吃完呢…你去吧。”

说完,便听到了关门声。

真昼一路小走,到了药店。把整个药店走了一圈,才买齐了那一大筐子的药。

到账台结账,收银员奇怪的问他:

“客人,您买这么多药?”

“啊,这一周一直生病,药吃完了。”真昼有点尴尬的答道。

“是吗,那您请注意身体,最好去医院检查一下,这种情况很有可能是身体出了问题,不好好检查的话会给身边人带来烦恼的。”(这个收银员绝对是助攻…)

真昼一愣,想了想,也是。如果自己再给小黑和大家带来麻烦的话,自己都会愧疚了。【嗯…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吧,免得再复发。】

真昼想完便坐上了公交车,前往医院。

傍晚,外面下起了暴雨,雨珠噼里啪啦的砸在窗户上,小黑看了一眼外面漆黑的天,不禁有些担心。

正在这时,卡啦一声,门开了。真昼全身湿透了,阴沉着脸…

许久,小黑走到他跟前,拿走了那一袋子药,用干毛巾给真昼擦了擦头发:

“你可别再感冒了…真是合不来呀…”

看着真昼的脸色不对,有点弱弱的问一句:

“额…真昼?…你,你怎么了…”

真昼这才缓过神来,一脸笑容的回答:

“啊,没事。就是这个月零花钱不太够了…嗯…要多打一份工了呢。”

说完,忽然想起来什么的样子,拉着小黑的手激动的说:

“对了!我果然得教教你做饭!你做的绝对不叫饭!”

小黑看真昼这么精神,也没问什么,弱弱的吐槽一句:

“有那么难吃吗?…唉…真是合不来呀,这种日常生活…”